当前位置:主页 > U超生活 >3月绘本大师》以儿童为师:日本知识图画书先驱加古里子的创作之>内容

3月绘本大师》以儿童为师:日本知识图画书先驱加古里子的创作之

2020-06-05 13:07 来源于:shenmy 我要评论(744)

3月绘本大师》以儿童为师:日本知识图画书先驱加古里子的创作之

绘本作家加古里子(取自官网)

书店里有琳琅满目的儿童图画书,那些深受小朋友欢迎的经典作品,都是怎幺创作出来的呢?来自不同国家和文化的知名图画书创作者,他们的作品为何具有吹笛人般的魔力,让一代代孩童着迷?他们在童书的发展上有什幺贡献,又为童书世界注入了什幺样的新活水?
为喜爱图画书的大小读者,推出「儿童绘本大师」系列报导,每个月为大家介绍一位当月出生的世界级童书大师。邀请读者一起来逛游多采多姿的儿童图画书世界,也为大师热闹庆生。

日本的出版和印刷业,在二战期间受到严重的打击。战败后,人们更加领悟到:真正要从废墟中重建和复兴,唯有从下一代的民主教育扎根做起。无论是成人还是儿童都迫切期待出版新的图书,来打开探向世界的视野。

被称为「日本儿童图画书之父」的松居直,是战后引领图画书新风潮的重要推手。他不仅翻译出版了许多国际经典的作品,更发掘出无数优秀的艺术家,为孩子们创作新时代、新形式的绘本。和松居直同年出生的加古里子(Satoshi Kako),原本是一名工程师,却在松居直的慧眼识才下,走向了一条全然不同的人生道路。




加古里子的手绘稿(庄世莹翻拍)

1926年3月31日出生于福井县越前市的加古里子,本名中岛哲(なかじま さとし/Nakajima Satoshi)。他的出生地是一处被自然环抱的小镇,5岁的加古必须独自走两公里的路程去上幼儿园,但他的心里一点也不害怕,因为温和宽厚的大人们总是一路关照他。这个充满了自然力量和人情友善的环境,成为这个小小孩长大后所有创作的源头。

7岁时加古随家人搬迁到东京板桥区,小学老师课后特别指导他画画。然而当时被激发的绘画兴趣,很快被认为「画画无用」的父亲阻止。15岁上初中二年级,在当时的日本已经算是成年人了,加古心里为自己的未来感到徬徨:这辈子要怎幺活下去呢?因为家境不好,似乎没有向上发展的机会。

当时的社会瀰漫着军国主义思想,参军似乎是唯一的出路。加古从小喜欢飞机,对飞行员抱着不切实际的浪漫想像,幸好视力检查不合格,断了他从军的念头,而那些穿上军装赴战场的童年友伴,则一去不归。身为倖存者,战争的残酷带给加古极大的冲击,对于年少时因为无知而差点做了错误的抉择,加古终生感到遗憾。

1945年,加古刚进入东京帝国大学工学部就读化学科不久,空袭引发的大火烧毁了板桥的住家,全家人到三重县乡下避难,并在那儿迎接了终战。等到9月复学,面对满目疮痍的家国,加古感到痛心和愤怒。当时他觉得所有年纪比他大的大人,都是不值得信任的,他能相信的只有比他年纪小的孩子,希望他们能拥有一种不撒谎的生活方式,可以独立思考、独立行动、发现自我,为将来做出正确的抉择。怀抱着这样的心情,让他日后投身致力于为孩子创造幸福的工作。

在混乱的校园中,有的大学生进行激烈的政治活动,意志软弱的学生则成天跳社交舞。这二者加古都不喜欢,他加入了演剧研究会,负责舞台装置的工作,也尝试写童话剧的脚本。因为参与戏剧,他了解了戏剧创作起承转合的手法,体会到一齣戏不管是台前或台后,所有的力量必须协力统合,才能做出一齣好剧。这个经验对他未来的绘本创作极具启发性。




左起:高中时的加古里子,及其绘製的杂誌封面与剧本封面(取自官网)

大学毕业后,加古进入位于川崎工业区的「昭和电工」会社工作。他加入偶剧团及社会服务团队「子供会」,每到週末就拿着自製的「纸芝居」,为当地弱势贫困的孩子讲故事。虽然他不是教育专家,但为了能吸引小朋友,他拼命学习、观察孩子的游戏和活动,收集孩子们各式的涂鸦,希望能深入了解儿童的心情和想法。




1953年,加古里子为小朋友讲纸芝居故事(庄世莹翻拍)

二战后各项物资缺乏,买不到像样的纸张和颜料,加古全心全意地做了一本手工书,觉得孩子应该会喜欢。没想到读着、读着,孩子们全跑光了!原来他们跑去抓小螃蟹和小蜻蜓。于是加古下定决心,以后做的书一定要比小蜻蜓和小螃蟹还好玩,这样才能吸引孩子。

作者自己觉得好,跟孩子是否喜欢,是不一样的。这是他从小孩身上学得的重要一课。

当时担任福音馆编辑的松居直,在偶然的机缘下收到一张加古手绘的黑白明信片,对他产生很大的兴趣。松居觉得加古画得虽然还不够好,但却有一股吸引人的魅力,因为他画的「线条」会讲故事。松居还发现,加古是一位专业的技术士,拥有丰富的知识,而且是个「孩子王」,非常了解孩子,对儿童的各种游戏特别熟悉。

这幺懂孩子心情的人,一定能画儿童图画书。

这位伯乐开始鼓励加古创作和时代契合、主题宏大的作品。1959年,加古以日本战后蓬勃发展的电气工业为背景,将目光聚焦在建设现场工作的人们,创作了他的第一本图画书《建设水库的叔叔们》。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变化,这本书后来绝版了,但是加古一直认为:水力发电是有利民生的核心技术,它的重要性应该要被孩子们认识。于是在相隔30年后,他再度投入国际合作建造水库的计画,亲赴印尼取材,于1988年出版了《大坝建成了》。

1962年,加古获得工学博士学位,除了从事学术研究,同时继续探索儿童教育。这一年他出版《河川》一书,再度展现他整合资料、深入浅出的说故事能力。《河川》是一本革命性的科学图画书,由小水滴渐渐汇聚起始,溪流缓缓前行,终至浩浩汤汤的江洋。每一幅跨页的图连接起来,犹如展读绘卷,是一部完整的河川生命史。




《河川》




《河川》展读后可见一部完整的河川生命史(取自Amazon)

加古藉一条河川的旅程,述说民生和自然的变化,而这一切是透过孩子的眼睛来观察,书封上的小孩正是作者的女儿。因为心繫儿童,使得加古笔下的科学知识,不只有理性的明晰,更有了感性的温暖。

加古一直怀抱着旺盛的好奇心,眼光关注在更广大的世界。他跟随着孩子跨出的脚步,由辽阔的《海》、巨大的《地球》,到达浩瀚的《宇宙》,从表面深入内部,探索隐藏其间的奥祕。就以「地球」这个主题来说,在动笔创作之前,他先蒐集了日本已出版的50本相关绘本,发现许多事物的真实面貌孩子平常是看不到的,于是他精密地描绘,进一步扩大读者的观赏领域,让人们在硬派的科学知识里,找到了个人在天地间的位置。

孩子通常对自己身边的所见所闻,以及可以触摸感受的事物最感兴趣,这也是加古创作图画书的出发点。《你的房屋,我的房屋》和孩子循序讨论家屋的形成;《来看东西的剖面》把生活中的物件切开,内部构造一目了然;还有各司其职的《工具》,原来它们对日常的运行何其重要。加古用幽默的口吻和漫画风格的图像,吸引孩子们将科学知识的趣味和生活连结起来。

加古常谦逊地说自己并不是艺术家,因此更加努力琢磨画技。《地下铁开工了》展现他深厚扎实的理论基底,还有精雕细琢的刻画功夫。这是一本构图缜密的作品,作者用心研究每一个环节,精确生动地呈现实况。在我们便利地使用地铁这项交通工具时,很难想像它的工程是如此複杂困难,经过作者的传译,以后搭地铁时,应该会更有珍惜的心情吧!

47岁那年,加古决定提早从公司退休,全心投入图画书创作。这是他人生新的一章,他创设了「加古总合研究所」,致力于推广儿童教育和福祉的相关工作。他到多所大学教授儿童教育,担任识字运动讲师,并受邀成为广播和电视科普节目的主持人,还远赴海外参与扶助儿童的活动。这也是他创作高峰期的开始,此后他出版了许多具分量的百科全书和系列图鉴,直到92岁高龄过世,作品数量达六百余部,被誉为「日本图画书界的达文西」。




加古里子的工作室(取自官网)

有此称号,是因为加古创作的题材包罗万象,并不只侷限于科学类。由《人间》航向《宇宙》,上溯史前《35亿年,生命的历史》,重回当下《儿童的四季,自然的生活》……以自然为经,採文化为纬,在时间长河和空间变化交织的创作版图上,加古也关注历史、艺术、音乐,和所有一切关于「人」的活动。出于对知识无止境的追求,他的世界没有边界,然而他最终极的关怀还是「人」,尤其是「儿童」。

加古说自己是为了孩子的未来而创作,所以出版的书至少要有20年的前瞻性,而且会与时俱进,依科学新知适时做修订。在动笔之前,他先搜罗相关的资料,并向该领域的学者请益,还会亲至现场做实地调查。以《金字塔》这本书为例,撰写金字塔历史的书籍可谓汗牛充栋,但有许多却悖离史实,以想像凭空杜撰。加古则不只严谨考掘真相,更企图启发真正的意义。他不要做一本和读者毫无关联的知识工具书,他要从过去伟大的文明中,汲取对现代人有意义的要素。

「念念不忘,必有迴响」——加古经常会把一个构想放在心上,以时间慢慢酝酿熟成,创作的时间跨距有时经历数十年。他认为「游戏」对孩子至关重要,于是多年自力调查,完成了《日本传承的游戏读本》,详细记录儿童的游戏和童玩。2011年,他构思了30年的《万里的长城》问世,这本书藉由长城述说文明发展和多民族共存的故事,其间隐含着因日本发动战争,他一直想对亚洲人民表达歉意的心愿。




收集了50年的《日本传承的游戏读本》资料(庄世莹翻拍)

另一个脍炙人口的小达摩系列,由1967年出版第一本《小达摩和小天狗》,至2018年的《小达摩与小炉灶》,合计10册,经历超过半世纪,已成为跨越3个世代的经典。加古非常重视日本的物语和民话,认为这是日本文化的宝藏,深藏着常民知识和风俗的精髓。从对孩子说故事起,他就经常将民间故事改编为纸芝居和绘本,希望能将美好的传统价值,藉新奇有趣的故事传承给孩子。

加古从不因为书籍畅销,而勉强推出续作。售出210万册的《乌鸦麵包店》,画满了新奇创意的各式麵包,是一本读来「美味可口」的书,自1973年出版后就受到读者热烈的喜爱。当年读这本书的小孩,如今已变成爷爷、奶奶了,还在翘首盼望故事后来的发展。2013年,加古才一口气推出4本续集,幸福圆满的结局,满足了读者多年的期待。

时隔40年,麵包店家的4只小乌鸦都长大了!分别开了《乌鸦点心店》、《乌鸦蔬果行》、《乌鸦天妇罗店》和《乌鸦荞麦麵店》,这幺多好吃的食物大集合,真让人食指大动。可是加古爷爷说:不见得在书中画很多食物,就代表孩子看了会喜欢。为了生存,食物是很重要的,但是「该如何生存下去?」、「该如何活得更好?」孩子需要自主作出选择。他希望不用说教的口吻,而是用有趣的方式,将自己所理解到的生存哲学,一点一滴传达给孩子。




一二排为小达摩系列;第三排为乌鸦系列

这位永保童心的「日本国民爷爷」,直到离开人世的最后一天,仍维持每日工作8小时的习惯。他说:「一个不好好工作的大人,在孩子面前是无所遁形的。」「我什幺都不懂,幸亏孩子教了我很多东西,我才能画图画书,孩子是我的老师。」他全心全力追求完美,将艰涩的知识加以梳理分类,用漫长的时间来思考消化,以举重若轻的手法和独特的观点,向孩子呈现这个丰富多元的世界。

加古曾对孩子们寄予祝福:孩子是活在未来的人,所以一定要努力让自己的身心更美、更强、更健康。2013年,他的家乡为他成立了加古里子绘本馆「砳」,其中收藏了他的原画、出版的作品和相关的影音纪录,都是他倾毕生的意志,生命淬砺过后的菁华。这是他留给孩子们永恆的礼物,在下一个、下下个世代中,无数的儿童和成人,依然会从加古的作品中,得到启迪和感动。




加古里子绘本馆「砳」(取自官网)




加古里子(庄世莹翻拍)

热门阅读
猜你喜欢
图文精选